论文代写

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優化思考——以中馬欽州產業園為例

發布時間:2021-06-08 21:07 論文編輯:vicky

本文是一篇畢業論文范文,本文以中馬產業園區基礎教育領域的建設實踐為例,針對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和原因,提出了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的優化路徑。首先,

筆者認為新時代在不斷推進政府職能轉變,建設服務型政府的背景下,如何為社會公眾提供優質、高效、多樣化的基礎教育公共服務已經成為政府部門必須思考的一個問題,這也是本文選題的背景和研究的落腳點。由于政府自身能力的有限性,難以滿足社會公眾對基礎教育公共服務多樣化和個性化的教育需求,在堅持公平性和公益性原則的基礎上,借助市場和社會力量共同參與供給基礎教育公共服務,實現政府主導下的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的教育服務供給方式成為一種可行性思路。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背景及意義
一、研究背景
(一)歷史背景
近代社會以前,教育作為一種只有統治階級和上流社會才能擁有的特權,即使個別領域出現的教育行為,僅僅是反映私人的意志,例如我國古代的私塾教育。現代社會以來,為了促進生產力的不斷發展,世界上各國政府都在不斷加強對公共教育事業的投資和管理,教育開始由私人領域轉變為社會公共領域的活動,近代義務公共教育制度逐漸在全世界范圍內得到了確立,并且實現蓬勃發展。20 世紀以來,伴隨著全球化,市場化的改革浪潮,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在公共管理理論、多中心治理理論以及新公共服務理論等先進理論的影響下,都相繼開始了政府公共管理體制的改革進程。推進服務型政府的建設逐漸成為政府部門改革的重要方向,在社會公共服務供給過程中倡導多元主體之間的合作供給,有助于提高教育服務的供給績效。而提供教育公共服務是作為政府部門的一項基本職能,更應引起世界各國政府部門的關注,不斷創新供給機制。
(二)現實背景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以來,我國基礎教育事業的整體質量和水平獲得極大的提高和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現代化的國民教育體系基本形成。基礎教育的發展水平事關國計民生,對我國的整體創新能力和綜合國力產生重要影響。當前教育領域發展的主要矛盾已經演變為社會公眾對于高層次、差異化的教育公共服務需求同優質、多元化的教育資源供給不足之間的矛盾。主要表現在:第一,傳統計劃經濟時期,政府事無巨細的包攬社會一切公共事務,在基礎教育公共服務領域中,“政府失靈”也時常發生,導致教育資源配置效率低下,教育服務供給的成本增加,加劇政府財政負擔。同時也壓縮了社會力量的辦學空間,不利于發揮各級各類主體的參與辦學的積極性。這種政府“統包統攬”的教育公共服務供給模式弊端日益凸顯,“一元化”的基礎教育供給模式的改革已經勢在必行。第二,優質的教育公共產品供給匱乏,校際之間、城鄉之間教育發展的不平衡問題依然嚴重,為了能夠進入心儀的學校,支付高額的擇校費用、異地高考現象以及爭相購買昂貴的學區房等就是很好的例證。
..........................

第二節 文獻綜述
教育公共服務作為政府的一項基本公共服務, 基礎教育的發展水平事關國計民生。本文通過梳理基礎教育公共服務國內外學者研究的相關資料,將從以下幾方面進行歸納總結。
一、國外研究綜述
(一)對公共服務的研究
(1)對公共服務內涵的研究。
Michael Talor(1987)從國家整體的角度出發,認為如果沒有國家或者政府,社會成員之間就不能進行富有成效的相互協作,實現公眾的集體利益,同時單個社會主體也沒有能力提供某些特定公共服務。①新公共行政代表人物弗雷德里克森(2003)從公共利益的角度出發界定公共服務,他認為只要是為了促進民主進步、維護公平正義和實現社會公共利益的政府行動或官員行為都屬于公共服務的范疇。②有些西方學者從供給與生產相分離角度來分析公共服務,認為公共物品有必要通過集體行動來進行統一供給,但不意味著必須統一生產。薩瓦斯(1978)提出政府在公共服務供給過程中承擔主要責任,但是政府是公共服務的提供者,并不意味著政府是唯一的直接生產者,公共服務的生產者可能是政府部門、市場機構、非營利組織等。③珍妮特·V·登哈特(2010)認為公共服務是指政府或者公共部門,為了滿足社會公共需要,提供各種物品和服務的過程。
(2)公共服務供給模式的研究
一是政府供給。早期受到全能政府理論的影響,西方國家普遍奉行政府直接提供公共服務的單一供給模式。J·S·密爾(2007)提出,政府的唯一職能是向社會公眾提供公共服務,保障社會福利。⑤薩繆爾森主張政府單一主體提供公共服務。當前,政府直接供給公共服務在大多數國家仍然占據重要地位。
二是市場供給。為了克服政府失靈的不足,西方社會掀起了公共服務市場化改革的浪潮。學者們認為應當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重要作用,利用市場機制調節公共服務供給會比政府干預更有效率。奧斯本(2013)提出的“企業型政府”,認為政府在公共事務應當中“掌好舵”而非“劃好槳”,將競爭機制引入公共服務供給當中,從而更有效率提供公共服務。
三是非營利性組織供給。萊斯特·薩拉蒙(2008)認為應當充分重視非營利組織在提供公共服務方面的作用,可以有效彌補“政府失靈”和“市場失靈”的缺陷。②蓋伊·彼得斯(2001)倡導參與式管理(治理),不認可官僚機制在提供公共服務方面的核心地位,認為在公共服務供給中應當充分發揮第三部門即非營利性組織的作用。
..........................

第二章 相關概念及理論基礎

第一節 相關概念
一、公共服務
晏榮(2012)認為公共服務是在保障人民群眾平等享有的基礎上,以政府為主導,允許市場和社會組織等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的,向社會公眾提供公共物品或服務以滿足公眾需求的活動。①涂立橋(2016)則認為公共服務是指全體社會成員普遍享有的,強調政府在公共服務供給過程中的主要責任,為了滿足社會公共需要,提供各類公共產品的服務行為的總稱。②段萱(2019)提出公共服務是指向社會公眾供給具有公共產品屬性或者公共價值的服務和物品的各種行為和活動。③王學軍(2020)公共服務是以實現公共價值為基本目標,政府部門采用直接或者間接的手段來提供各種類型的公共產品和服務,實現社會公眾廣泛的共同利益。④綜合各位學者的觀點,筆者認為現代社會公共服務的供給主體已經不僅限于政府,因此將公共服務定義為面向全社會提供的,以滿足公眾的各種基本需求為目的,而生產的所有產品和服務,包括國防、外交、教育、科學、文化、衛生、生態環境等各個方面。這些產品和服務不一定由政府直接生產,但是必須由政府進行宏觀調控和監督管理。
二、基礎教育公共服務
教育公共服務已經成為現代政府公共服務最基本內容之一,還沒有形成比較系統準確的定義,學者們基本上會借鑒公共服務的內涵。例如學者蔣云根(2008)認為教育公共服務是指由政府主導、非政府機構和其他企事業單位共同參與,各個參與主體在供給過程中承擔的相應的職責。以保證教育公益性為出發點,對各種教育資源進行合理安排,實現為國家培養優秀人才、增強國民素質目標的教育服務生產與供給過程。
.............................

第二節 理論基礎
一、公共產品理論
美國經濟學家薩繆爾森最早提出公共產品理論,他認為公共產品具有消費上的非競爭性和非排他性,任何人對該物品的使用不會影響他人對該物品的消費水平。①布坎南在經典公共產品理論基礎上,提出了“準公共物品”的概念,認為能全部具備消費上的非競爭性和非排他性的兩個特性的產品就是純公共物品,例如國防、外交、義務教育等。②只滿足消費上的非競爭性和排他性其中某一個特性的公共物品是準公共產品,例如公園、公路等。經典的公共產品理論認為純公共物品應該由政府提供,準公共物品可以由政府和市場共同提供,私人物品由市場提供。運用公共產品理論能夠幫助我們更好的理解教育服務的公共產品屬性,從而選擇最優的教育供給方式。基礎教育公共服務具有很強正外部性,不僅對個人發展產生重要作用,也能夠改善和提高整個社會的福利水平。在確保基礎教育、特別是義務教育的公益性的前提下,政府必須發揮在義務教育領域的主要供給職責。但是政府作為完全供給主體也會存在財政經費不足,供給能力不足的問題,就會限制社會對基礎教育需求。同時,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越是高收入,高知群體就越重視子女的教育質量。而當前政府采用主體供給的大多是基礎性的、保底的教育服務。在準公共物品性質的教育服務供給上,并不排斥市場和社會等其他主體在一定程度上的供給。確保政府對基礎教育的主體供給地位,是衡量基礎教育供給結構是否合理的關鍵。
表 4-1:基礎教育階段民辦學校數量及在校生人數統計情況
表 4-1:基礎教育階段民辦學校數量及在校生人數統計情況

..........................

第三章 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模式分析.....................17
第一節 基礎教育公共服務的供給主體....................17
一、政府部門 ....................17
二、市場主體 ......................17
第四章 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的現狀及問題分析 .............23
第一節基礎教育公共服務的供給現狀.....................23
一、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的歷史變遷 ................23
二、基礎教育公共服務的基本成就 ....................25
第五章 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的優化路徑 ...................34
第一節 轉變政府職能,建立多元主體共同參與教育服務供給的機制 ....................34
一、政府轉變職能,持續推進簡政放權 ................34
二、建立政府主導的,多元主體共同參與供給的模式 ....34

第五章 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的優化路徑

第一節 轉變政府職能,建立多元主體共同參與教育服務供給的機制
一、政府轉變職能,持續推進簡政放權
首先,從全能政府向有限政府轉變。承認政府的有限性,在教育服務領域引入社會力量,政府部門將基礎教育領域的一些特定公共事務和服務,合理的轉移給市場和社會組織去完成,政府并非放棄承擔教育職責,政府更重要的是承擔宏觀調控和監督責任。通過建立有限政府,在教育領域持續推進簡政放權,建立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的基礎教育供給方式。在這一過程中,政府轉變傳統的直接干預的方式,采用間接指導或引導手段。需要強調的是建立有限政府并不代表推卸公共教育的服務職責,也并非對各個基礎教育服務供給主體的放任不管,而是發揮宏觀監督職責。其次,管理政府和服務政府并重。新公共服務理論將改府的根本職能定位于公共服務,認為政府的終極目標是為社會公眾實現公共利益。基礎教育作為一項基本公共服務,不僅要求政府承擔提供教育公共服務的職能,更需要政府承擔相應的管理職能。由于倡導教育服務多元主體參與和供給方式的多樣化,因此為了獲得最佳的教育服務供給績效,僅著眼于政府的服務職能是遠遠不夠的。因此,在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過程中,不僅需要強調政府的服務職能,更需要重視政府的管理職能。
.................

結束語


我國在計劃經濟時期的采用的基礎教育供給方式是自上而下的政府單一供給機制,這種供給方式在建國初期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基礎教育的供給水平,但隨著經濟社會的迅猛發展,這種單一主體供給的問題也不斷顯露,例如供給效率低下、政府財政負擔加劇、社會力量參與辦學的積極性被壓制等。新時代在不斷推進政府職能轉變,建設服務型政府的背景下,如何為社會公眾提供優質、高效、多樣化的基礎教育公共服務已經成為政府部門必須思考的一個問題,這也是本文選題的背景和研究的落腳點。由于政府自身能力的有限性,難以滿足社會公眾對基礎教育公共服務多樣化和個性化的教育需求,在堅持公平性和公益性原則的基礎上,借助市場和社會力量共同參與供給基礎教育公共服務,實現政府主導下的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的教育服務供給方式成為一種可行性思路。
需要強調的是政府在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過程中承擔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并不否認其他參與主體的重要補充作用。因此要求政府機構、私營部門和非營利性組織等主體之間加強交流合作,充分發揮各個參與主體的供給優勢。不同供給主體之間不是替代關系而是互補關系,共同承擔起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的重任。本文以中馬產業園區基礎教育領域的建設實踐為例,針對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和原因,提出了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的優化路徑。首先,轉變政府職能,持續推進簡政放權,建立政府主導的,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的供給模式。其次,持續增加在基礎教育領域的各項財政資金,通過各種途徑籌措教育資金。再次,以需求端為導向,建立科學的決策機制。最后,完善基礎教育領域的相關法律法規,加強監督管理體系的建設。基礎教育公共服務的發展水平,事關國計民生,具有重要的研究價值。但是由于本人學術理論水平有限,提出的基礎教育公共服務供給的可操作性的建議較少,對國內外基礎教育供給現狀分析的不夠透徹,需要在今后的研究中加強。
參考文獻(略)

如果您有論文代寫需求,可以通過下面的方式聯系我們
點擊聯系客服

提交代寫需求

如果您有論文代寫需求,可以通過下面的方式聯系我們。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Badgeniuscs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