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代写

溫州市法院涉法輿情危機應對策略探求

發布時間:2021-07-06 20:36 論文編輯:vicky

论文代写本文是一篇管理學論文,本文總結分析了溫州市法院輿情危機應對中存在的問題,借鑒國內外各司法系統處理輿情危機的工作經驗,嘗試設計出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論文基于溫州市法院的具體案例開展研究,探討當前溫州市法院輿情應對工作的具體狀況,得出雖然采取了多項措施來應對涉法輿情危機,但溫州市法院仍存在制度缺失、人才缺失、聯動機制缺失、公開力度缺失等方面存在不足,現有的效果未能達到理想狀態。

1 緒論

1.1 選題背景
2020 年 1 月 21 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上發表的重要講話強調:深刻認識和準確把握外部環境的深刻變化和我國改革發展穩定面臨新情況新問題新挑戰,堅持底線思維,增強憂患意識,提高防控能力,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當前,我國正處于向大向強發展的關鍵階段,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各類風險無處不在,社會危機潛在發生。把握好社會危機管理和社會風險化解,關乎到國計民生,更關乎到社會和諧穩定,這已經成為各領域各部門需要認真思考的重大課題。針對于此,司法機關作為守護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更要居安思危,特別是在應對司法輿情危機中更是擔負著不可推卸的職責使命。提高司法機關應對輿情危機事件的能力,最大程度地預防和減少司法輿情危機事件及其造成的傷害,既是我國司法改革進程的必然要求,也是我國法制建設的重要保障。
近年來,因各種原因引發的社會矛盾糾紛大量涌入法院,法院已經處于化解社會矛盾工作的最前沿,法院工作也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在公正審判方面,司法機關每年審理數萬余起正確定罪量刑的刑事案件不會引起特別關注,但如果每發生一起重大冤假錯案,就會遭致公眾的質疑乃至猛烈批評,引起巨大的輿情危機,嚴重危及司法的權威與公信。從佘祥林案到趙作海案再到于英案,每一起重大冤假錯案,都會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的轟動,冤假錯案一旦坐實,法院首當其沖成為面臨被“指責”的對象,此時任何的解釋和說明都是蒼白無力、無濟于事。在涉及法官職業形象方面,西方諺語說,僅次于上帝完美的人就是法官。然而在我國當前的司法現實中,部分法官的素質卻不容樂觀,如上海法官嫖娼門事件,是中國司法機構內的一宗巨大性丑聞,它讓法律失去尊嚴、司法蒙羞、正義受損。再如最近發生的最高院卷宗丟失案,最高院先前發布聲明稱卷宗無丟失、后來又稱確實丟失,如此反復的言論,讓公眾對最高司法權威失去了信任,質疑聲不絕于耳。以上種種,都是法院在當前社會下面臨的種種輿情危機。
......................

1.2 研究目的和意義
1.2.1 研究目的
溫州市在涉法輿情危機方面有自身的特殊性。溫州民營企業眾多,外來務工人口比例大,討薪、工傷等問題導致民營企業和務工人員矛盾激增;各類制造業聚集導致環境污染嚴重,各種類型的社會矛盾沖突都是潛在的輿情危機爆發點。法院是解決社會矛盾的最后環節,而判決結果必然無法做到滿足每一方的利益。因此,法院在依法審判的前提下,還要積極做好應對輿情危機的準備。
1.2.2 研究意義
研究溫州市涉法輿情危機應對策略,加強法院應對輿情危機能力,有利于疏導民眾情緒,起到“社會安全閥”的作用。輿論導向在一定程度上顯示了民眾的心理活動和行為傾向,是反映社情民意的晴雨表。在現實生活中,人們不可避免的會面對各種壓力,在承受社會壓力的過程中會對一些司法現象產生負面情緒。通過提升涉法輿情危機應對能力,加強民眾和法院的溝通,能合理的疏導民眾對司法審判工作的不滿情緒,為法院更好的開展審判工作奠定基礎。
研究溫州市涉法輿情危機應對策略,及時化解矛盾危機,有利于塑造良好的司法公正形象。危機事件從根本上說是對法院公共管理能力的否定性事件,輿情危機發生是對法院應對能力的最真實考驗。當輿情危機發生后,如果法院未能及時預見危機的到來,或者說對危機進行了錯誤的判斷而采取了不當的處置措施,那隨著矛盾的升級,民眾和法院的沖突會進一步擴大,進而影響民眾對法院的信任和司法公信力。相反,如果法院在公共危機的應對過程中處置得當,有利于提升法院在民眾心中的正義形象,進一步提升司法公信力。
..............................

2 輿情危機概述

2.1 輿情危機
2.1.1 輿情危機的概念
危機根據發生原因可分為自然危機和人為危機。輿情危機是人為危機的一種表現形式。輿情,即民意的集中表達,反映了公眾對社會現象的某種態度。隨著我國社會的快速轉型和改革向縱深推進,各種思想觀念、價值取向、利益追求等在不斷融合和碰撞中,一些隱藏的矛盾開始凸顯出來。社會敏感度逐漸增加,不同利益主體之間的協調顯得困難重重。而這也是輿情和熱點問題頻頻出現的原因,也對黨和政府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近些年來,頻發的社會輿情問題,一次次將社會矛盾置于放大鏡下,刺激著公眾敏感的神經。所以黨和國家對此高度重視,一直將新聞和宣傳工作放在重要位置上。此外,學術領域也進行了一系列富有意義的研究,社會學、新聞學等方面的研究人員紛紛參與進來,并取得了許多有價值的研究成果。進入新時期后,伴隨互聯網的不斷普及以及大面積運用,網絡以其高效性、便捷性以及互動性等優勢,相比傳統媒介更具鮮明的特點,逐漸在民眾訴求、情感交流、輿情營造等方面扮演著更加重要的角色。一些社會現象以及熱點問題,在網絡上經過激烈討論和不斷發酵,輿情逐漸擴大,社會影響力也逐漸提升。毫無疑問,輿情是社會中的“晴雨表”,體現了社會的發展趨勢以及發展狀態。但這是一種較低層次、較為混亂的社會意識,在某種程度上具備自發性、不穩定等特征。輿情常常是針對有政論性的現實、現象和社會問題而發,體現出明顯的傾向性。和一些社會的正能量、正面事件相比,負面的或者突發性質的事件,往往更能夠得到公眾的高度關注,并在短時間內形成風暴,成為矛民眾討論的漩渦,激發民眾非理性情緒的滋生和非理性輿情的出現2。這種負面的、非理性的聲音一旦占據輿情高地,慢慢地將會醞釀起一場輿情危機。
所以,這里先對輿情危機的概念進行初步定義。即為一些突發事件,尤其是負面的新聞,各種社會民眾主體在對該事件或現象進行討論、表達思想、觀念以及情緒的過程中,這些思想、看法以及情緒不斷碰撞、匯集以及發酵,從而形成一種覆蓋更大范圍、包含更多主體的輿情事件,同時對于參與主體帶來一定危機感的現象,我們稱之為“輿情危機”。
2015-2019年溫州市法院涉法輿情數量
2015-2019年溫州市法院涉法輿情數量
...........................

2.2 涉法輿情危機
2.2.1 涉法輿情危機的內涵
涉法輿情,是指主流輿論對于法院形象和法院工作的看法,本質上是社會輿論的一種表現形式6。人民法院作為調節社會矛盾的關鍵環節,其一言一行也受到了社會廣泛的關注和評論。健康的輿情運行方式無疑能對法官自律和審判公正起到監督和促進作用。一旦輿情偏離其軌道,當叛逆性、不理性的言論占據主導地位的時候,輿情即轉化為輿情危機,對法院和相關當事人帶來惡劣影響。這種影響經進一步傳播,容易加快新一輪輿情危機的形成,從而不斷制造新的熱點、形成新的熱潮。為此,我們需要合理區分涉法輿情危機的類型,把握其特點,確保輿情危機的管理效果,以最大限度地減少其對司法公信力的危害損失。
2.2.2 涉法輿情危機的特點
輿情危機具有復雜性、閉環性、立體性、獨特性等特征。涉法輿情危機作為輿情危機的分支,除了具備上述共性外,也有其特殊性。
首先,涉法輿情危機的當事人身份特殊。當法院審理的案件涉及“富二代”、“官二代”等優勢群體與弱勢群體之間的利益抗衡時,社會輿論便會快速聚焦。公眾對弱者懷有天然的憐憫。這種同情弱者的心態也反映了公眾內心普遍存在的焦慮感。輿論的制造者和參與者在現實生活中往往處于弱勢地位,他們對輿情的參與,在某種程度上也意味著他們自己未來可能面對的命運7。在當今社會貧富差距日益增大的背景下,他們期待法院通過“鋤強扶弱”、“劫貧濟富”等方式來撫平心中的落差感,以獲得心理上的慰藉和滿足。因此法院在審理此類案件時若稍有差錯,經輿論發酵放大,容易引發輿論危機。
其次,涉法輿情危機的突發性不明顯。法院面臨的輿情危機,多數是由裁判導致的。裁判文書的制作是可控的。法官對敏感案件的判決結果造成的社會影響甚至是有合理預估的。而公眾對于裁判執法的尺度、公平性等也需要相應的準備,是一個逐漸理解和接受的過程。所以在司法部門和群眾之間信息公開的基礎上,更便于創建輿情危機的預警體系。但也正因為此類危機的醞釀時間長,所以在危機爆發時也可能更為激烈,后果也更為嚴重。
干警認為溫州市法院涉法輿情存在的問題
干警認為溫州市法院涉法輿情存在的問題

.......................

3 溫州市涉法輿情危機產生的原因 ··························14
3.1 內因——司法公信力的缺失 ······························14
3.1.1 司法權運行不規范······················15
3.1.2 裁判文書質量不高························15
4 溫州市法院涉法輿情危機應對的成效及存在的問題 ·················19
4.1 溫州市法院涉法輿情危機應對的成效 ·························19
4.1.1 成立輿情應對管理組························19
4.1.2 輿情動態監測常態化 ·················20
5 國內外法院涉法輿情危機應對的經驗與借鑒 ·························25
5.1 國內部分地區做法··································25
5.1.1 廣東省法院涉法輿情危機應對的做法···························25
5.1.2 浙江高院輿情危機應對輿情做法···························26

6 溫州市法院涉法輿情危機應對的建議

6.1 樹立理性應對涉法輿情危機的態度
雖然涉法輿情與司法審判具有互補性,且輿情作為公眾呼聲的表達方式是現代參與式民主的必然結果,但不可否認的是,輿情并不能代表真實完整的民意。且民主非實多多益善,司法是為了限制民主,并非是實現19。在涉法輿情面前需要保持充分的理性與克制,這是很重要的一點。
6.1.1 認清涉法輿情與理性認知的區別
涉法輿情并非都是理性的,它可以體現部分民意,但無法體現完整的民意。這是個人人都能上網的時代,不同學歷、年齡的社會群體都能在網絡上自由發聲,導致涉法輿情具有片面性而缺乏完整性。低齡化、低教育程度的網民群體的壯大,使涉法輿論多變且片面。
涉法輿情不能取代理性認知。司法審判是專業性極強的活動在法定的程序內通過對案件法律事實的認定并依法適用法律做出裁判的行為,不偏不倚、客觀理性是司法審判的特征20。而涉法輿情則以實現公眾樸素的正義觀為目標,以道德是非為評判標準,是公眾樸素情感的集中外化,所以涉法輿情是主觀的、感性的。司法承擔著處理社會糾紛的角色,是人們在已有經驗和模式的前提下,在不斷消解、重構的過程中創建起來的,是制度化發展的結果21。相關輿情的不確定性和
.....................

7 結語


涉法輿情的復雜性,給法院的各項工作帶來新的挑戰。如果不能掌握輿情的主動權,法院的工作也會遭遇一定困境。難以掌控的輿情危機問題,會導致公眾缺乏信賴。因此法院需要進行合理引導,以此來充當判斷工作的核心內容,這也屬于判斷績效的核心標準。論文基于溫州市法院的具體案例開展研究,探討當前溫州市法院輿情應對工作的具體狀況,得出雖然采取了多項措施來應對涉法輿情危機,但溫州市法院仍存在制度缺失、人才缺失、聯動機制缺失、公開力度缺失等方面存在不足,現有的效果未能達到理想狀態。
本文總結分析了溫州市法院輿情危機應對中存在的問題,借鑒國內外各司法系統處理輿情危機的工作經驗,嘗試設計出針對性的解決方案。針對實際的涉法輿情,需要積極把握相關原則,以實現更好的引導效果,盡可能在審判的基礎上采取公正獨立、言論自由的處理方式。伴隨法院體系的日趨完善、信息技術的持續更迭,輿情的科學應對有助于更好的發展司法公正,助力和諧社會的建設與發展。
參考文獻(略)

如果您有論文代寫需求,可以通過下面的方式聯系我們
點擊聯系客服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Essay_Cheery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