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代写

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與實證探討—基于研發與人力資本投入視角

發布時間:2021-07-05 22:13 論文編輯:vicky

本文是一篇工程碩士論文,本文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進行了演化機制的推導與實證檢驗的研究,得出了理論與實證的諸多結論。為了簡化,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研究背景、目的、意義

本文構建了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依據已有文獻定性研究,構建數理模型推導了研發資金投入、人力資本投入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影響機制,具體為:假定規模報酬不變的條件,參照柯布道格拉斯生產函數,分別引入研發資金投入、人力資本投入至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模型中,而后,對有參數的動態模型構造拉格朗日乘數法,考慮各因素成本約束的條件下,控制地區經濟發展水平、政府政策以及房地產企業規模等因素,求解研發資金投入、人力資本投入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最優條件,得出動態最優均衡“鞍點”,詳見第四章一至二節。

第一章 緒論

1.1 研究背景
自 1994 年分稅制改革,商品房開始興起并得到了蓬勃的發展,眾多房地產企業抓住發展契機,適應新政策新形式,積極尋求新發展。隨著時間資本的積累,目前房地產市場的分布形勢出現了大的分化,百強地產企業占據市場三分之二的份額,強者愈強,弱者愈弱。同時,房地產企業面臨的外部環境時刻發生著變化,具有明顯的動態性和復雜性。因此,房地產企業想要在多變的環境與激烈的競爭中生存和發展,必須要擁有持續的競爭力,并不斷更新和提升自身的動態能力。
2019 年底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的《 2020 年社會藍皮書》分析認為,“2019 年中國鄉村振興規劃落地見效,我國城鎮化水平繼續提高”。“2019 年,中國人口城鎮化率超過 60%這一關鍵節點”。按照城市化率國際 78%的平均水平,我國房地產企業仍然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同時,2019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我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趨勢沒有改變”,“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全面落實因城施策,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的長效管理調控機制,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在“房住不炒”、“不斷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等理念不斷強化的背景下,房地產業正在快速轉入高質量發展階段。而目前我國的房地產企業運作能力參差不齊,且很多企業存在管理機制混亂、企業資金缺口過大及人才素質不高等現象,能夠與時俱進,保持企業良好運營水平的企業不多。面對政府多手段的調控,行業內激烈的競爭,房地產企業的外部環境動蕩復雜,房地產企業如何應對這種復雜環境,順應行業轉型升級大勢,追求更有質量的增長,實現均衡穩健創新發展成為一個重要的問題。目前,學者們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研究甚少,大部分動態能力研究其中在高科技行業、社會企業等,將該理論運用在房地產企業的較少。少有學者建立起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影響企業績效的指標體系,但關于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定量研究較少,缺少實操性。在此背景下,本文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演化機制進行研究并實證檢驗。
.....................

1.2 研究目的與研究意義
明確本文要解決的問題,并闡述可能產生的潛在長遠影響,意義又分為理論意義與實際意義。
1.2.1 研究目的
本文以房地產企業為研究對象,基于以往企業動態能力研究基礎,對我國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進行推演與實證檢驗,試圖在已有動態能力演化文獻思想和方法的基礎上, 構建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理論模型,同時,通過演化機制推導以及實證分析檢驗等方法,揭示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的黑箱,找出影響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具體因素,同時,提出企業層面具體操作的方法與建議。因此,本文研究的主要目的在于尋求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的具體機制,從內生機制的角度提出房地產企業實現動態能力可持續發展和實施的具體路徑。本文關于房地產企業動態
1.2.2 研究意義
通過企業動態能力相關文獻歸納和理論演繹、實證研究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本文借鑒企業動態演化理論思想,提出基于研發資金投入和人力資本投入視角的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揭示出房地產企業持續穩健發展的必要條件。(1)理論意義能力演化機制研究,旨在為房地產企業獲得動態能力,實現持續發展提出有力的對策建議。
(1)理論意義
本文基于已有企業動態能力的內涵、影響及其作用研究,通過動態優化模型以及拉格朗日乘數法,尋求聯動均衡下的“鞍點”,求解含參數條件下的最優解問題,對我國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進行理論模型構建與推演,一定程度上豐富了企業動態能力理論的研究對象,同時,彌合了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定性(文字)研究的不足(缺乏理論模型構建),本文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進一步深入討論,同時,從研發資金投入和人力資本投入聯動角度,推導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中存在的內在機理,在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理論探索上具有前沿性,一定程度上完善和拓展了房地產企業能力理論,推動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理論向前發展。
表 1.1 本文采用的研究方法表
表 1.1 本文采用的研究方法表
.....................

第二章 國內外研究現狀綜述

2.1 動態能力研究綜述
2.1.1 動態能力相關概念
Teece et al.于 1994 年首次提出動態能力這一新概念 , 認為動態能力是 “企業整合(Integrate)、構建(Build)和重構(Reconfigure)內外部能力(Competence)以適應快速變化環境的能力(Ability)”[1],并在 1997 年基于演化經濟學、產業定位理論和企業資源觀理論提出了動態能力分析的 3P 分析框架,即組織和管理過程、資產位勢。他們指出動態能力內嵌于企業慣例、流程之中,并且具有路徑依賴特性[2]。
(1)學者對企業動態能力相關概念的界定
從 Teece 等提出動態能力的概念之后,有很多國內外學者從不同的角度對動態能力進行了界定。Kathleen(2000)認為動態能力是可以確定的管理流程或者慣例[4]。Winter(2003)指出 ,企業能力可以看作一個能力金字塔 ,運營能力是零階能力 ,動態能力則是二階、三階乃至多階能力,同時他認為動態能力是發展、修改和創造一般能力的能力[9]。Teece(2007)更為明確地提出動態能力是“不斷以快于競爭對手的速度感知、抓住突現的機會并進行必要的資源重構的能力”[13]。
(2)學者構建企業動態模型,得出動態能力對商業企業顯著促進作用
董俊武等(2004)認為動態能力是改變能力的能力。能力更新的過程是企業尋求新知識的過程,能力改變的結果就是企業獲得了新的知識結構。動態能力的演化主要是圍繞變異、內部選擇、傳播和保持 4 個階段循環進行[28]。林萍(2008)提出動態能力是企業更新知識結構、重組現有的內外部資源和功能的能力,并與外部環境相匹配的慣例化的過程[29]。Salunk 等(2011)在對我國 13 家項目類型企業(包括建筑企業、建筑設計企業、建筑和工程服務公司等)進行訪談調研的基礎上,構建了動態能力、服務創新對企業競爭優勢的作用過程模型。劉立(2012)從企業動態能力的形成與演化視角,提出創新能力與創新戰略協同演化的企業成長戰略路徑。林曉艷(2014) 指出房地產企業的持續成長需要各個成長能力協同作用,而且不同成長階段,成長能力的作用程度不盡相同,能力束實現了不同階段的躍遷。穆文奇(2016)對企業動態能力倒 U 型曲線進行了實證研究,說明企業動態能力存在著顯著地“單門檻”效應,即門檻值之前呈現單調遞增趨勢,超過門檻值后呈現單調遞減趨勢[30]。曾萍等(2016)對企業動態能力與商業模式創新的關聯度進行了研究,發現在政府支持下的企業動態能力提升有利于企業本身的商業模式創新[31]。張偉等(2018)對商業企業動態能力與競爭優勢進行了聯動性研究,得出結論為動態能力對商業企業具有顯著的促進作用[32]。
.........................

2.2 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研究綜述
2.2.1 房地產企業能力及動態能力研究綜述
房地產企業的異質性決定企業的興衰、發展與蛻變,其異質性主要由其所擁有的特定資源及資源整合的能力,即企業能力所決定(李斌,彭建勛,2007)。隨著近年來我國房地產企業的飛速發展,關于房地產企業的能力研究引起眾多學者的關注。
(1)房地產企業能力(靜態視角)
李斌等(李斌,彭建勛,2007)認為,房地產企業擁有了戰略性資源,即特殊的地理位置、專利產品、壟斷性的營銷網絡、戰略性的人力資源、企業品牌形象力、市場信息反饋系統等所帶來的資源專用性,才能進入藍海,才難于被競爭對手所模仿、或超越,才能獲得因資源獨特性帶來的長期的競爭優勢,因此,房地產企業能力是資源獲取、資本運營、組織管理、體制適應、市場管理、項目實施和企業家等能力的綜合體現,房地產企業所擁有的資源本身不具備生產性,這些資源在協調與配合中才具有生產性[34]。
結合房地產企業實踐,何景成和張金隆(2009)認為房地產企業的戰略要素:土地資源、財務資源、人力資源、品牌資源,房地產企業的獨特能力包括:資源整合能力、投資開發能力和創新能力[35]。卜金濤(2007)則認為,房地產企業的有形資源基本是同質的,企業有各種有形資源效率發揮程度的差別和創新能力的差別,都是由企業現有的知識存量所決定的,能力差別的背后實際上是知識存量的差別,沒有知識的支撐,能力將會成為無源之木、無本之木,因此房地產企業的競爭優勢已不在于擁有多少土地、資金甚至人力這些有形資源,而能夠整合有形資源和無形資源才是企業競爭優勢的真正來源[36]。何元斌(2009)強調,差異化競爭戰略對于房地產企業保持其在市場上長期的競爭優勢與產品的推廣具有積極的效果,但是差異化僅僅是一種市場競爭的策略,并不能代替房地產企業的技術、制度、財務、人力資源等企業可持續發展能力的核心要素。錢瑛瑛和張晗笑(2015),根據企業資源論的相關理論,借助優勢富集效應理論,提出房地產企業的三大支柱能力,即創新與實踐能力、市場感知能力和品牌整合營銷能力[37]。韓言虎和羅福周(2014),則借助企業價值鏈和供應鏈等分析工具,構建了包括基礎層、核心層和表現層的結構模型,然后以陜西省的房地產企業為例進行實證研究,結果顯示房地產企業核心能力由物業產品保證、資本運籌、人力資源、項目盈利保證、社會關系、組織管理、戰略管理、市場推廣、企業文化十個方面的關鍵能力構成[38]。(2)房地產企業能力(動態視角)寇元虎(2016)首次對房地產動態
..........................

第三章 房地產企業發展現狀及未來發展趨勢 .........................19
3.1 房地產景氣指數 .................. 19
3.2 房地產企業增加值、增速及占 GDP 比重 ......................... 21
第四章 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37
4.1 研發投入影響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傳導機制 .................. 37
4.2 含參數條件下的最優解 ................... 37
第五章 研發與人力資本投入驅動企業動態能力實證研究.....41
5.1 模型設定與構建 .............................. 42
5.2 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變量描述性統計與模型檢驗 ......... 43

第五章 研發與人力資本投入驅動企業動態能力實證研究

5.1 模型設定與構建
房地產企業長期可持續發展,其獲得企業動態發展的能力十分重要,因此,企業研發資金的投入與人力資本的投入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因此,筆者擬分別從研發資金投入與人力資本投入兩個角度分析我國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情況。
關于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指數(EKA),筆者采用 BP 神經網絡方法,通過四個維度,包括房地產企業增加值、房地產企業銷售額、房地產企業資產、主營業務收入利潤以及房地產企業專利數四個維度 6 類數據進行輸入,而后根據科斯-馬爾科夫定理,本文選取 3 層 BP 神經網絡,確定隱含層神經元個數,而后進入輸出層測算,最終得到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指數,其 BP 模型的拓撲結構如下圖所示:
圖 5.1 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評價 BP 模型的拓撲結構圖
圖 5.1 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評價 BP 模型的拓撲結構圖
.......................

第六章 結論建議與研究展望

6.1 研究結論
本文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進行了演化機制的推導與實證檢驗的研究,得出了理論與實證的諸多結論。為了簡化,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研究背景、目的、意義以及房地產企業現狀及發展趨勢,詳見第一至第三章,本文不再贅述,筆者從理論方面和實證方面對我國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與實證研究得到的結論進行歸納總結,具體如下所示:
(1)理論方面
本文構建了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依據已有文獻定性研究,構建數理模型推導了研發資金投入、人力資本投入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影響機制,具體為:假定規模報酬不變的條件,參照柯布道格拉斯生產函數,分別引入研發資金投入、人力資本投入至企業動態能力演化機制模型中,而后,對有參數的動態模型構造拉格朗日乘數法,考慮各因素成本約束的條件下,控制地區經濟發展水平、政府政策以及房地產企業規模等因素,求解研發資金投入、人力資本投入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最優條件,得出動態最優均衡“鞍點”,詳見第四章一至二節。通過理論模型的構建與推演,本文得出了房地產企業研發資金投入和人力資本投入以及二者的聯合效應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具有顯著的影響,同時,考慮了地區經濟發展水平、政府政策以及房地產企業規模可能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帶來的影響,本文也將上述三個重要指標及影響因素引入模型中進行分析,得出三者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可能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2)實證方面
本文通過理論模型構建,利用中經網統計數據庫房地產 1995-2019 年省際層面數據和國泰安數據庫企業層面部分數據,運用回歸分析的方法,研究了研發資金投入、人力資本投入、地區經濟發展水平、政府政策、房地產企業規模等五個方面指標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影響,得出了研發資金投入與人力資本投入對我國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具有顯著的影響,其中,研發資金投入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影響略大于人力資本投入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影響,同時,二者的聯合效應大于二者單獨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影響,究其原因,筆者認為良好的研發資金投入必需輔助以較高水平的人力資本,這樣才能使得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穩步提升,因此,出現了文章中二者聯合效應大于單獨效應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影響,同時,研究發現研發資金投入受到房地產企業規模的“門檻效應”約束,超越“門檻”后,隨著研發資金投入提升對我國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正向促進,而在“門檻”前,研發資金投入的增多反而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提升具有抑制作用,人力資本投入對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影響得到了與此相似的結果,控制了地區經濟發展水平、政府政策以及房地產企業規模以及年份效應和地區效應后,研究發現人力資本水平投入對我國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提升依然具有促進作用,因此,肯定了人力資本水平提升能夠較好地促進房地產企業動態能力的提升。
參考文獻(略)
如果您有論文代寫需求,可以通過下面的方式聯系我們
點擊聯系客服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Essay_Cheery
微信